东亚土著被灭族,我们都是非洲人的后裔?-东人书院消灾寺
↑听说爱读书的人都关注了我们

图1 广汉三星堆出土的铜立人:一种独自存在的符号,跟黄河中游文明截然不同
依据在中国境内发现的古人类化石系列——200多万年前的巫山人、湖北建始人,170多万年前的元谋人,115万年前的蓝田人,69万年前的南京人,50万年前的北京人,40万年前的山东沂源人,30万年前的和县人,18万~23万年前的陕西大荔人,12.95万~13.5万年前的广东马坝人,19.5万年前的湖北长阳人,7万~13万年前的广西柳江人,3万年前的山顶洞人,大多数中国人类学家都坚信,这个从200多万年前到3万年前的人类化石链,没有间断,没有“缺环”,也没有任何疑点,它足以证明现代中国人是自行演化的结果,而非外来人种的后裔。
大汉国家主义的坚硬立场,不仅支撑了古人类学的研究,还捍卫着主流史学的奢华进程。“夏商周断代工程”(以下简称“断程”)刘彦红,是这方面的一个范例。这个规模庞大的项目,下设9个课题44个专题预算之星,组织来自历史学、考古学、文献学、古文字学、历史地理学、天文学和测年技术学专业的170名专家,耗时4年,耗资数亿人民币,旨在用各种材料证明如下三项预设的信条:
第一,“中华民族”是独立进化和自我成长的,与外部文明没有重大瓜葛;
第二,中华文明拥有一个至高无上的核心,那就是以夏商周为代表的黄河中游文明,其余的文化都只是它的点缀、陪衬与花环;
第三,因为第一和第二点的缘故,中国历史的断代,取决于黄河文明的汉族轴心,只要弄清楚该轴心的各个时间节点陈燕琳,则整个中国历史的时间表将一目了然。在某种意义上,夏商周时间就是“北京时间”的开端,它表达了权力传承的连贯性。
正是基于这样的逻辑,导致了“断程”将历史查证的范围,限定于被儒家视为王道正统的“夏商周”,以此作为黄河中游文明的核心象征,而蓄意切割两个时间更早的文明形态——辽河文明(以牛河梁为代表)和长江文明(以良渚和三星堆为代表)。这种研究路径,只能演绎出狭小自闭的华北(黄河中游)古史,它的袖珍化的学术触角,察猜甚至无法触摸“中华民族”的完整边界。

图2 神像纹琮(良渚文化,约3200—2200 B.C.,1984年上海青浦福泉山良渚墓葬出土,上海博物馆藏):另一种独自存在的符号
辽河文明距今7000年,长江文明之良渚文明距今5000年,三星堆文明距今4500年,三者虽与黄河文明有所关联,却是相对独立的文明形态。良渚的人兽神徽及其碾玉技术,三星堆的青铜纵目面具(眼睛偶像)、神树、神鸟、权杖和金沙的太阳芒徽,都是独立自存的符号,甚至连后者的青铜化学配方,都跟晚期的夏商周截然不同。金沙出土的大量热带海贝,更非远东地区的土产。而“断程”对此却轻描淡写。它试图修改多中心和多元并立的华夏历史结构,而将其变成一个单一中心及多边环绕的文明图式。尽管“断程”成功梳理了黄河文明的时间节点,却不慎制造出一个更大的空间盲点。
此类主流历史观天钟变,不仅要面对现代史学的质疑,还要面对更犀利的生物学挑战。早在“断程”启动前的1987年1月,权威的英国科学杂志《自然》第6096期,就发表了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生化系阿兰·查尔斯·威尔逊(Allan Charles Wilson)和其学生里贝卡·卡恩(Rebecca Cann)、马克·斯托金(Mark Stoneking)的论文帕杰罗速跑,作者根据对147名妇女(这些妇女分别来自欧、亚、非及太平洋群岛和澳大利亚)的胎盘细胞线粒体DNA(Mitochondrion DNA)的分析,提出令人惊骇的假说,宣称现代人类的共同祖先,是20万年前生活在非洲的一名妇女,威尔逊命名她为“线粒体夏娃”(Mitochondrial Eve)。约在10万至15万年前金砖之国,夏娃的后裔走出非洲并扩散到世界各地,最终取代了当地的原始人类。
全球科学家都卷入了这场非洲考古的巨大争论之中。大量新的生物学和考古学的证据,支持了这一天才的假说。例如,美国斯坦福大学昂德希尔(P.A.Underhill)的“亚当假说”(1990);德国慕尼黑大学的分子生物学家克林斯(M.Krings)等对尼人(尼安德特种,简称“尼人”)与现代人没有遗传学关联的分子学研究(1997);彼德·昂德希尔、彼德·欧芬纳和19位研究者,通过对Y染色体多样性的研究,证明“亚当”同样来自非洲(2000);以及英国科学家曼尼卡提出的基因多样性递减效应(距离非洲越远,表型多样性就会随着遗传多样性一起递减,2007),都为夏娃假说提供了强大的支持。此外,在古人类学方面,非洲单一起源论也获得了多项证明。1995年,非洲中部和东部的考古发掘发现,早在13万年前,现代人类的文化特征就已在非洲隆重登场。
古人类走出非洲的时刻锦鲤吸水,地球正处于第四纪冰期,严寒的气候,令包括中国大陆在内的东亚和全球的绝大多数生物种类,变得难以存活。被视为欧洲人始祖的尼人,灭绝于2万年前,而这正是第四纪冰期的全盛时期。北京猿人所代表的华夏古人类,同样无法逃避这场气候厄运。
2002年10月,广西的一个研究小组采用比同位素碳更先进的铀系测年法,对柳江人头骨化石的出土地点,进行了系统的地层年代测定,证明柳江人可能生活在距今7万至13万年之间。这是非洲智人到达前的最后一批原住民,他们究竟是被冰期冻死了,还是被非洲移民消灭了?我们对此一无所知。
中国本土的生物学家,最初站在历史学家一边,对多元发生论保持敬意。例如,遗传学家金力的研究动机,就是为了推翻人类非洲起源说,并为中国本土起源说提供支持,但在2001年,他的小组通过对覆盖中国各地近一万名男性的Y染色体的检测,在所有样本的Y染色体上,都发现了一个叫作M168G的突变位点。这个突变位点,大约在不早于7.9万年前高立人,出现于非洲东部,是部分非洲人的特有遗传标记。金力小组用排除法进行筛选,指望能在中国人群的大范围样本中,找到没有M168G遗传标记的“例外”,但却毫无结果。整个调查推翻了当初的预设目标,反过来为“中国人起源于非洲”观点,提供了十分有力的证据。
跟中国人的传统民族想象截然不同,在大约6万年前,晚期智人从相对温暖的非洲出走,经过北美驯鹿式的长征,在距今3万至5万年的岁月里,以每年4公里的缓慢速度,沿阿拉伯半岛、伊朗、印度一线,由中南半岛进入中国大陆,并完全取代了冰期残剩的东亚土著,成为现代中国人的唯一祖先。但这一人类史上最强悍的“暴走族”,却制造了蛊惑人心的假象,让所有中国人都误以为他们是“土生土长的一代”圣光使者。
早在金力之前,褚嘉祐等14位中国学者猛士的士高,就已于1998年在《美国科学院学报》(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ates of America,PNAS)上发表文章,支持现代人起源于非洲的观点。他们利用30个常染色体微卫星位点(由2~6个碱基重复单位构成的DNA序列),分析了包括中国汉族和少数民族的南北人群在内的28个东亚人群的遗传结构,其结论支持现代中国人起源非洲的假说。次年,柯越海、宿兵等学者利用19个Y-SNP(Y染色体单核苷酸多态位点)红土之王,对包括中国各地的汉族和少数民族,以及境外925位个体的不同人群进行研究,探寻现代东亚人的起源与迁徙路线。山东中医药高等专科结果也发现,现代东亚人全部来自于非洲,并且自南方进入中国,而后逐渐向北迁徙扩散,时间为距今6万~1.8万年。
所有这些研究成果,都是对传统史学的严峻挑战,更构成了一种颠覆性的价值认知。它不仅推翻了历史悠久的白人种族主义意识形态,也对狭隘的大汉帝国思维,以及华北政治正统的观念,予以前所未有的重击。
本文节选自朱大可《华夏上古神系》

如果觉得文章不错,请转发到朋友圈!
↙点击下方“阅读原文”进入微商城
分类: 全部文章 喜欢: 12